当前位置:主页 > 铜川新闻 > > 6家共享单车倒闭 超10亿押金怎么讨回?

6家共享单车倒闭 超10亿押金怎么讨回?

发布日期:2018-11-04 16:31 来源: 浏览次数:
核心提示:目前公开已知的有6家共享单车企业倒闭,据芝麻信用提供的数据,粗略统计造成用户押金损失已经超过10多亿元,亟需尽快拿出应急解决方案。伴随着共享单车的诞生,巨额押金问题一直备受关注。今年8月份,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了一份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...

目前公开已知的有6家共享单车企业倒闭,据芝麻信用提供的数据,粗略统计造成用户押金损失已经超过10多亿元,亟需尽快拿出应急解决方案。

伴随着共享单车的诞生,巨额押金问题一直备受关注。今年8月份,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了一份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。数据显示,保守估计,到目前为止,仅共享单车领域的存量押金规模近100亿元。

19日,深陷倒闭和跑路传闻的酷骑单车发出一纸“酷骑单车后续使用及退押金事宜的通知”称,北京的办公室将暂停办理押金退还业务,用户退押金都要去位于成都的公司。而另一家以“体验好、管理精细”自居的小蓝单车近日也陷入崩盘危机。

有知情人士表示,多数单车企业都没有采用第三方存管方式,且存在着为保持现金流而挪用押金的现象。而且大多数资料及手续均按照一般存款账户开立标准办理,银行无须履行三方监管义务。

因此,各家共享单车“死亡”的背后都离不开押金的纠葛,准确的说是和钱的纠葛。

酷奇单车倒闭

前不久,酷骑CEO高唯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酷骑困局主要是两个原因,除了资金不够以及决策失误外,竞争对手的背后操纵也是一大原因。而就在几个月前,酷骑还号称是“国内第三”的共享单车。

所谓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从根本上来说,酷奇单车的挤兑事件源于“管理层的盲目自信,高唯伟没有充分认识到共享单车市场残酷的竞争。”在阿冬看来,管理层应该承担很大的责任,在一炮走红之后盲目扩张;在生死关键时刻决策失误。

以沈阳为例子,沈阳最高峰拥有130万注册用户,但是仅仅投放了12万辆车。同时,据阿冬透露,沈阳分公司的管理不当以及人力不足,造成单车损毁率和被盗数量居高不下。用户经常找不到车用,体验非常差,所以在8月15日开始陆续申请退款,“很多退款的用户都来自沈阳。”

在用户开始申请退款的时候,“管理层又做了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,直接导致今天无法收场的局面。”这就是“升级门”事件,当时酷骑单车以产品升级为理由关闭了自动退押金的功能。越来越多的用户无法申请退押金,不满情绪在网络上开始发酵,经过社交媒体的传播,整个事情进入了恶性循环之中。

“事实上,刚开始只是几千人退押金,资金缺口并不大,通过筹款和提升运营的能力,是可以度过难关的。”据阿冬的估计,酷骑前后挪用了大约4个亿的押金用来造车。酷骑每辆车的成本相当高,普通车约为550元/辆,黄金车约为1200元/辆,6月份的发布会之后,走红的酷骑大肆投放过度消耗了资金。

而6-8月份也是共享单车行业投放和价格大战打得最火热的时候。摩拜在6月16日完成6亿美元的E轮融资,而ofo也在7月6日完成了7亿美元的E轮融资。两巨头已经远远将其他的共享单车企业甩在后头,延续投放圈地的战争的同时大肆铺开优惠活动。

酷骑单车的资金实力不如两巨头,本身的现金流无法满足运营需求。当时整个行业被动陷入“优惠大战”,ofo和摩拜等巨头推出“1元骑1个月”的活动,即使酷骑高峰时期的日订单将近300万,但是流水甚低。

扩张过猛、入不敷出,挪用用户押金造车;关键时刻管理层的战略决策失误,最终导致“挤兑门”事件的爆发。

小蓝单车倒闭

小蓝单车CEO李刚称,完成技术对接后,押金用户将免费使用小蓝单车。我们也会与拜客出行一同增加调度,让更多的小蓝单车与您见面。感谢拜客出行在小蓝单车最艰难的时刻出现,保证了我们对于用户最起码的承诺。

李刚表示:“作为一位CEO,我做错了,我也希望借这个机会跟所有团队成员、用户、投资人、供应商和合作伙伴说一声抱歉,我会尽我全力挽回,愿我们可以一起携手度过难关。”

李刚透露,当时预计一线城市会限制投放、发牌照,因此全力打一线城市,而后得到更大资本加持后,渗透入二三线城市。半年时间,累计投放了60万台车,最高时每日300余万日订单,2000万注册用户。

只是没想到政府的限制投放比预期要晚,致使前两家投放了大批车辆,比例远远超过小蓝单车。更没有想到六月初的一次宣传事故,毁掉了已经成型的大额融资和行业内并购。

据了解,目前,小蓝单车已拖欠物业费达200余万,拖欠70余名供应商近2亿元。小蓝单车和野兽骑行的多数员工已离职,仅剩技术人员在坚守岗位。

李刚强调,欠的工资,会想尽办法尽快解决。

悟空单车倒闭

6月13日,悟空单车的运营方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宣布,由于公司战略发生调整,自2017年6月起,将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,退出共享单车市场。

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透露,退出是因为打不赢了,“我们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,摩拜、ofo都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应链厂商合作,而悟空单车合作的都是小厂商,产品品质上不是特别好,车子容易坏。”

雷厚义告诉记者,他的经历十分坎坷,大一退学,曾在北大旁听和做保安,先后卖过房子、卖过电脑,直到近年涉足互联网金融。雷厚义感叹,“创业不要盲目追风口。风口不是追上的, 而要等出来的,需要在一个行业深耕,机会来的时候才会有所准备。”

公开资料显示,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共享经济的互联网科技公司,主打“悟空共享单车”品牌,成立于2016年9月,注册资本10万元人民币,总部位于重庆。

雷厚义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,因为公司采用合伙人模式,为避免纠纷,投资人的钱都已经退了,用户的余额、押金也已经全部退还,“悟空单车在重庆总共投放了1200辆单车,约一半投放在大学城,其余的投放在市区。但因为我们采用的是机械锁,大部分已经找不到了,找到的大概在10%左右。”

“我们总共亏了上百万元。”雷厚义说,之所以选择退出的原因有好几个,“第一就是打不赢了,在资源上,头部效应非常明显,媒体资源、政府资源,都集中在前面几家企业身上。”

小鸣单车倒闭

据公开资料显示,小鸣单车成立于2016年9月,由原宅米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金超慧创办,核心团队来自滴滴出行和Uber,智能硬件团队由有30多年自行车研发经验的自行车工程师组成。

从2016年8月到10月,小鸣单车宣布了3次融资,融资速度之快让人惊讶。不过,目前小鸣单车的融资仅仅走到B轮,而ofo和摩拜都走到了E轮,进入共享单车的第一阵营。

据悉,在完成A轮融资后不久,小鸣单车最初的创始人金超慧等逐渐退出了小鸣单车的管理。公开资料显示,小鸣单车的投放已覆盖珠三角、长三角,目前公司大力推进的电子围栏也已经在广州、上海等城市落地。

如今,据澎湃新闻报道,小鸣单车出现押金难退,并且创始团队已经退出。相比共享单车里的ofo和摩拜,小鸣单车的知名度可能不高。

3Vbike倒闭

6月21日,该公司发布公告称:由于大量单车被盗,3Vbike共享单车从2017年6月21日起停运,没有退押金的用户,尽快申请退款。

据悉,3Vbike由北京华尧迪科技有限公司创投,专注中国三线城市共享单车发展。3个V,代表了用户、公司、股东三赢,以及公司、社会、国家三赢的创业理念。

2017年2月26日,3Vbike首批共享单车投放在河北保定,之前已经在河北保定、廊坊、秦皇岛、北戴河、福建莆田等地投放车辆。

上线4个月就宣布“倒闭”,比国内第一家宣布倒闭的共享单车——悟空单车的5个月还要短。

町町单车倒闭

随着父亲的企业资金链断裂,町町单车不仅没有了输血方,丁伟本人也卷入了父亲的案子,在看守所待了近40天。随之而来的是町町单车的轰然倒塌。

截至目前,町町单车仍有一万多用户的押金未退。面对押金退不出的问题,丁伟想以车来抵押金。然而因为股权变更,这位町町单车的创始人的言辞并不能作为官方回应。

丁伟在接受创业家&i黑马采访时说,公司倒闭、家庭破产、女友分手,他现在除了一身债务和一条狗,已一无所有,而自己即将北漂打工。

可以看到,倒闭的六家共享单车都是因为钱的问题,资金问题是初创企业的头等大事,不能解决这个问题,就难以挨过市场的寒冬。

关键字:共享单车,共享单车倒闭 铜川新闻网
关于本站 | 媒体合作 | 广告发布 | 联系方法 | 网站导航 | 友情链接 | 免责声明 | 铜川新闻网

Copyright © 2012-2020 www.tongchuandail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搜集,如有侵权联系作者删除 版权所有